春风不渡。

是个僵尸,什么时候诈尸就不知道了。
叶修他小迷妹,吃叶蓝和伞修,叶橙cp向不能接受。
喜欢蓝河,是喜欢,不是对叶修那种仰慕。
很多圈都了解吧,全职魔道天官渣反默读残次品杀破狼镇魂七爷六爻大哥天涯客死亡万花筒惊悚乐园伪装学渣网游之我不配等等都看过。

中秋节快乐!心血来潮摸一只小蓝,虽然只有头……emmm。

林静姝的印象瞳,真的挺喜欢静姝的。

将军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能文能武。

我就诈一下尸。

还有人记得他吗……?
这是一个草稿流的朗萤……

【宣雨】无缘

短篇,巨短。
ooc歉。
原著向。
吃我一发邪教安利。
看起来似乎是裴将军后院起火咯。
OK?↓





她就这么走了,一句话也没有留下,不过……她愿意看开就很好了吧。

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至少雨师篁是这么觉得的。

地上破旧不堪的嫁衣展示这她多少年来的痴恋,渴望着用她火热的痴心感化那看起多情的无情,目光永远都注视在裴茗身上,从未想过回头。

“宣姬,你终于看开了……”

雨师篁轻叹了一声,不知道是在叹她的不值得,还是在叹她的步伐太快令人追赶不上。

轻声诵着往生咒,度化这里残留的怨气,同时也追忆着那一点点情愫是什么时候开始萌芽的。

是随人恭迎胜将时,见她英姿飒爽春风十里?还是宫宴贺寿献礼时,见她表演剑舞惊动四方?亦或者是……

不过,现在看来怎样都无所谓了,毕竟人都不在了。

她喜欢裴茗,好,那就救下裴茗;她对自己出言不逊,无妨,如果是她怎样都好。

怨气散尽,雨师篁把地上那件嫁衣整理好,打算带回去,毕竟,这是她唯一留下的东西。

在将要踏出门的时候,雨师篁回头看了一眼,轻声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去了,像是在和主人道别。

轻柔的声音散在牢狱里,可惜,那人已经听不见了。
“……你我,终是无缘……”

嗯……依旧很女气的印象瞳……前一个加了滤镜……

涂了一个慕情的印象瞳……
感觉太女气了,
将军对不起,
我自杀。

世风日下!辣瞎我们云梦天使的眼睛,当街搞gay也不知道分我们个妞。

我,慕瑾辞,载酒同游,约不约!
开玩笑的等我七十级再约。